不吹不黑,西安秦嶺野生動物園“野”游實錄

 人參與 | 時間:2018年9月25日 20:41:28

十幾年前,我還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學生娃,去過一次秦嶺野生動物園,那會兒的印象就是“大”,只記得暴走了整整一天才和同學逛遍了所有場館看完了全部演出。十幾年后,我帶著我見過世面、去過國內外很多動物園的孩子,想到家門口的野生動物園一HIGH,有了如下感受。

特別說一下,西安秦嶺野生動物園,以下按照園方的自我簡稱,為“西野”。

1、環境是挺“野”的

西野的地理位置還是很贊的,離著名的灃峪口不遠,比鄰107省道,背靠大秦嶺。置身園中,看到遠處的蒼山,藍天,白云,心曠神怡。

遠方的美景有時候只屬于遠方。

從環山路拐到西野門口就有“野”的既視感。路邊兜售門票和劣質玩具的村民比比皆是,一個個表情神神秘秘的,感覺都是園長大人親戚,分分鐘就能讓你走后門免費進,還能附贈擁抱一下老虎獅子熊之類的可愛動物。這些年我們也算見過世面,在國內外各大景點歷練過,不過如此高強度“游說”式推銷,可以說是很少見了。

還好提前做了功課,穿過層層“哨卡”,順利找到了西野的官方停車場。嗯,官方停車場的“野”,是確實野。這個官方停車場特別隨意,就是隨便劃了塊地,沒有路沒有標識,隨意停放橫七豎八塵土飛揚,嗆得我們無處躲藏,停車場車牌識別,僅門口一人值守收費,按次收十塊,這里也擺脫不了追著你兜售的村民,拿著小孩子的玩具,神神秘秘的壓低聲音問,你把票買了么?

從停車場往園內走,幾個破舊不堪的卡通形象,指示標識不清的路標,秩序混亂的檢票口,就剩園林工人為植物修剪的造型撐撐門面。問了幾個工作人員,園區導覽圖應該在哪拿,幾個人都一臉漠然的說不知道,驕陽似火,不能再停留,我們就急匆匆的到了大巴乘坐點。

坐上大巴,進了層層隔離的草原區、猛獸區,悲憫之情涌上心頭,遠方是翠綠的蒼山,眼前卻是幾乎不長植物的大地,期待中的那種大草原上長頸鹿悠閑漫步,羚羊牦牛在翠綠翠綠的草地上奔跑疾馳的情況是不存在的,只有一望無際裸露的黃土加干枯的小草,外加擠在食槽邊懶洋洋嚼著食物的動物。emmmm...說好的背靠大秦嶺就會有好環境呢???這環境,“野”的我難以自持的想離開了。

環境之野里還有西野沒有通風裝置的動物館,每個館都散發著沁人心脾的“迷人”氣味,如果用抖音上的梗給你們拍個視頻,就是:這么大的氣味你們野不野?????野??!野不野?????野??!野野野野野~~~

2、二次消費是挺“野”的

西野的園內二次消費項目,讓人嘆為觀止,此為二“野”。

經過草原區和野獸區的大巴全程“超野”行駛,并不管車里的孩子們看到偶爾一只大腦斧的興奮歡呼,整個過程持續不了多久,幾乎沒看到什么動物就結束了。

奇怪的是,我們在普通大巴上看到的是,另外一種小巴的客人在草原區可以下車和長頸鹿互動,可以喂麋鹿什么的。后來才知道,還有一種車去猛獸區,叫投喂食物車,100一位,開得很慢,也可以清楚的看到想看到的動物,后來還聽說有豪華游覽車,收費更高一些。嗯,很野。

西野猛獸投喂車

自駕電瓶車以及繞園小火車了解一下,大巴車從猛獸區出來感覺是故意停在收費交通工具候車區的,帶著孩子的家長感覺一下車就都在糾結代步工具要選自駕電瓶車還是環園小火車了,電瓶車可以坐4個人,200一小時,繞園小火車60一位,嗯,很野。

西野電瓶車

比起很多年前我來的那個平靜的天鵝湖,湖面上出現了游船,沒問價格,這個二次消費也……野著呢。

天鵝湖湖面上出現了游船

馬戲表演居然有雅座了解一下,VIP座位20一位,歡迎體驗,哈哈,很野。

馬戲表演大廳增設“豪華區“

動物園里還有各類不知道安全是否過關的游樂設施,碰碰車旋轉木馬啥的,收費也不便宜,嗯,也很野。

當然還有親喂動物的零食,價格也很野,比如喂羊駝的胡蘿卜,就幾根吧,20,比如鳥語林門口寫著買了食物才能進園親喂。

唯一要表揚的是我們用餐的獅虎餐廳,價格并沒有野到離譜,米飯三四個菜30塊左右,礦泉水5塊一瓶,都還好都還好,在能接受的范圍內。

3、服務是挺“野”的

前面提到我們想拿園區導覽圖,服務人員都一臉漠然的不知道。我就想到現在到很多景點,直接關注微信公眾號,就可以得到所有想要的信息。

但搜索出西野的號以后,一首涼涼送給自己,這么敷衍的公眾號確實很少見,底下鏈接的“玩轉西野”,鏈接到官網上,園內路線是一個無法打開的小圖標,特色線路一些小字大概介紹了一下基本路線,沒有地圖?;右挥[有一個導航,但是所有人手機打開,永遠顯示,微信登錄失敗,域名與后臺配置不一致。這個公眾號更新的也很少,嗯,也是“野”的狀態。

公眾號登錄頁面

既然沒有地圖,就得進行問路,西野的問路服務體驗感也不是很好,很多穿著黑短袖的園方工作人員聚成一堆在小桌子跟前或打牌,或聊天,問路的時候頭往旁邊一歪,“奏是那邊,唔邊不能進”。嗯,很野。

有一個胖胖的小伙,白色襯衣,胸前閃亮的“微笑服務”的牌子,說著標準的“秦腔”,問他路他不耐煩的大聲說,“額不知道,包問額”,一句獅吼功就把我們嚇跑了,我們討論了一下,這個小伙可能是存在情感問題吧,沒事打一打長安夜話可能能好點,嗯你野,我還是躲遠點。

看馬戲表演的時候,要上很高的臺階,按照其他動物園或者海洋館的慣例,推嬰兒車的游客可以把車子存在驗票處,我們驗票的時候聽到旁邊帶孩子的家長有同樣訴求,沒想到驗票處的工作人員說,“放可以,丟咧額可不管”,那家長很無奈的兩個人抬著車子和娃上臺階。嗯,這服務,感受一下,野不野。

4、還有一個最后我竟無言以對的第四“野”

從中午入園到下午六點多離開,園內總能看到拿著長竹竿,殘暴的敲打板栗樹的大叔大媽,他們腳下全是自己的“勝利果實”,可是每看到他們敲一下,我的小心肝都跟著震顫一下,心疼樹啊,從頭到尾一直和同行的朋友在討論這個現象。

園區有人在打板栗

終于在快離開的時候,看到一個瘋狂“搖樹”的大姐,我跑過去和大姐“協商”,能不能不要這么折磨樹,沒想到啊沒想到,大姐說,這樹是我家的!我想咋就咋!

我和朋友呆立對視十秒鐘,環顧了一下周遭,不對啊,我們還在野生動物園里面啊,買一張票一百塊,難道這大姐是“園長”嗎?朋友實在沒忍住,又怯怯的去跟大姐“協商”,大姐大粗嗓門喊出來了,額給你說,這樹是俺屋滴,額想咋就咋!我們被嚇得一臉懵逼,我是誰?我在哪?發生了什么?

所以園區內一天之內碰到了五六個搶瓶子的拾荒老人,幾十個拿著長竹竿敲樹的大叔大媽,再加上時不時出現的嗖的一下從孩子身邊飛過讓我驚出一身冷汗的電動摩托車“殺手”,是西野讓我最無言以對的一“野”。

園區內的拾荒老人

我的問題是,園區如果已經交給公司運營,怎么還有大姐說這樹是她家的,園區如果管理足夠嚴格,怎么這些打樹的拾荒的騎電動車的如入無人看管之境,管理人員也不曾前去干涉。

所以這也能解釋為什么我印象中之前有新聞報道過,西野附近的村民帶游客翻墻遇到危險什么的。

這也太野了吧。

5、這么多“野”的西野,可惜動物不野啊

如果說動物在午休不愿意理睬愚蠢的人類,那黃昏有秦嶺山腳下清涼的風拂過,再加上舒適的溫度,動物們卻依然懶洋洋的在角落里發著呆思考人生,依然不想理籠子外面的人類。所有的動物館或者動物山都是一兩只動物佛系值守,獵豹啊,狼啊什么的,都是一個動物呆立一間房,獅子啊什么的,都臥在角落里,連猴子都是感覺誰也不想理的樣子。

這樣的動物園,還不如廣州北京成都那種城市中間的動物園,十幾塊錢就可以帶娃看看動物,不用開很久的車,做很多的準備,帶很多的零食,幾站路就到的那種,方便快捷性價比高。

讓我趕緊長嘆一口氣,感慨一下,該野的一個都不野,不該野的全都很野。

回來搜索了一下,以前也有媒體diss過西野,可從我這次“野”游中沒看出來丁點改變的跡象,反而還有更多之前未曾涉及的不盡人意的問題。我記得我們從廣州長隆野生動物園出來的時候,孩子們臉上都洋溢著興奮的笑容,雖然門票很貴、紀念品很貴、吃飯很貴,但是良好的服務、活潑的動物、妥帖的游覽安排、人性化的細節都讓我們感到滿意。

西野,我還是希望你今后會越來越好,對得起你們的承諾。

園區標語

不要再讓秦嶺失望,不要再讓我們失望。

文章作者:林今

相關閱讀:

愛爾蘭與西安的動物園比較: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原文地址:http://www.95291.site/yanta/2001.html

不吹不黑,西安秦嶺野生動物園“野”游實錄于2018年9月25日發布于西安社保查詢網www.95291.site【問題反饋、網站糾錯或給牛哞哞博客投稿請點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