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首唱西安的歌,都在唱什么?

 人參與 | 時間:2018年5月21日 12:20:58

上世紀60年代美國民謠《San Francisco》(中文譯名《到了舊金山,別忘了在頭上插朵花》)盛極一時,乍一聽它像是舊金山觀光歌,而實際上“舊金山”與“頭上插花”在那個年代的美國,有著獨特的象征意義。

舊金山太美,在那些吉他、唱歌、以及尋求自我與集體的解放中,給生活于此的所有人一個煙霧繚繞、迷離夢幻的世界。

歌,總是各有腔調,它唱給城市,更唱給城市里的人。

這個春天和夏天,唱給西安的歌太多。

50首唱西安的歌,都在唱什么?

作為一個外地人,西安被抖音“承包”之前,我沒有特意去聽過任何一首與其有關的歌,想來無非是為賦新詞強說愁,以及“我的城市我來守護我來愛”。一夜春風過,西安人自己的歌漫出城墻傳唱者無數,我就按耐不住了。

活生生聽完50首后,我在網易云音樂抓取、去重以西安城市為主題或相關的這50首歌(路過西安的不算),進行了簡單的數據分析。

網易云評論前十的“西安主題歌”:

結合多個播放平臺來看播放量、評論熱度和傳唱認知度來說,《西安人的歌》毫無懸念的甩其他歌十八條街。累計被使用的次數已超過49.5萬次,在全網的點擊量已經超過了20億次。

作為抖音最火BGM之一,和摔碗酒、回民街一起,讓西安成為“抖音三寶”之一的網紅城市,儼然一曲“西安之歌”,盡管提起網紅這個詞你跟我一樣反感。

地標是這些歌里最有殺傷力的的存在。在我檢索的歌曲范圍內,“西安”出現了115次、“陜西”55次、“長安”26次、“西安人”28次、“女娃”25次、“古城”18次,名詞加起來就占了歌詞1/10的比重,單拎出來排列組合幾乎就可以自成一首歌,這個最后再說。

榜單里排名第二的《西安人的歌》歌詞總數在650字左右,《流川楓與蒼井空》總數在500左右,而《西安》350字,我們姑且折中取個平均數,假設這50首歌的歌詞都在500字左右,2500字里粗粗檢索完,就能發現西安歌手很愛用名詞了。

至此也不難發現,如果說城墻是西安人的靈魂,那“女娃”簡直就是西安歌者的雅典娜。濃得化不開的“吾城即吾愛”情結。

一城一地,是留下還是離開?這也是西安歌手一直在歌里表達和思考的問題。

從西安城市相關的音樂中所展現的情感頻次來看,“離開”似乎是更為主旋律的基調,在歌曲中出現的占比達半數。有迷惘不安,更有即使永遠無法逃離,也勝此生毫無希望的掙扎。人與城市,永遠繞不開的話題。

較多出現動詞的歌,多為寫給青春、寫給畢業、寫給愛而不得的她,“三年前他和她相遇在師大路的報攤 想念被距離拉遠也被時間沖淡 現實像一塊橡皮擦去了曾經的浪漫 這樣的故事每年都發生在這城市之中”。

概而言之:世人謂我戀長安,其實只戀長安某。

跟“西安”有關的形容詞?我們天然的用來排列組合的辭藻是“繁華”“久遠”“尊榮”“之最”。而到了西安女娃,大概就是明明可以靠臉,偏偏要靠性格出眾的嗔怪了吧。

唱給自己還是唱給城市

人說民謠和搖滾總是當眾孤獨。

當被長發遮住迷離雙眼的小鎮青年帶著民謠走入大眾視野,能安放他們靈魂的城市并不多,若要有一個地方詩意地釋放這種孤獨無處,西安絕對是個好去處。

正如熟知西安搖滾樂的人堅信搖滾樂在西安出現的時間并不落后于北京等地。你肯定也能說上那么一兩句許巍、張楚、鄭鈞的陳年往事和搖滾態度。

多年前,鄭鈞在上海的舞臺上光著膀子高唱《赤裸裸》,許巍在北京寫下了《我思念的城市》,他心中的西安“已是黃昏”,卻令他一往情深。

張楚在城墻佇立,輕唱《西出陽關》“我讀不出方向,讀不出時光,讀不出最后是否一定是死亡”。西安之于舊時的他們是心勁兒、是隱痛,是給自己的歌。

張楚

時至今日呢?

聽西安本地樂隊黑撒的歌,你總能一目了然地感受到他們對這片土地愛得多么深沉凜冽,對陜西文化直白的歌頌,以及極度渴望將這種文化傳播出去的一腔熱血。

比如《都市碎戲》中盡情高歌著“我愛這三秦大地”,《孩子們的理想》中唱道:“黑撒,傳承歷史的文化;黑撒,歌唱每個孩子的理想?!?/p>

即便后來的歌里,那股子贊揚的熱情突然冷卻,拋下了嘻哈,抱起了吉他,在鳳凰花開的時節唱著青春傷痛的《流川楓與蒼井空》,也是“這樣的故事每年都發生 在這城市之中 ”的“城市·疼痛”學。

黑撒樂隊

《西安事變》又滿是對城市發展后的失落。別問為什么,或許很多東西你渴望改變,但發現卻始終無能為力,很多東西你不想改變,可發現還是無奈地逝去。

這就像,一襲白衣的少年從一個面目模糊的西北小縣城來到繁華所在,頂著盛夏炙熱的陽光,在漫遠似無邊際的通途中,晃眼發現前方矗立如巨人的高大建筑,心底倏然蔓延出“命運開始了”的朦朧無限。

而突然的某一天,他發現城市終究不是自己的城市,任你做什么仍舊是留不住它的一星半點。

歌者是詩人,跟我等不一樣。

用老祖宗的口音唱“陜西腔調”

“生冷蹭倔”,這是文學家吳宓對陜西人性格的概括,大致意思就是外表冷峻、剛板硬正,說話直白不拐彎抹角,骨子里倔強又熱情。

因而,西安有了“西安特色”的秦式民謠、秦式搖滾、秦式流行、秦式鄉村,這些音樂類型無一不旋律粗糙,唱腔野蠻,才足以配得上西北人的耿直、濃烈直白的表達。

秦腔搖滾代表--車攆坡樂隊

方言傳播具有地域和心理、文化的接近性,但是,在城市相關的歌曲中,傳唱廣的歌曲基本上是普通話,或有少量的方言元素。而在前文的榜單里,10首唱西安的歌純陜西方言加之有方言元素的就有7首之多。

我尚未有機緣能夠聽到扎實的秦腔,想來在屋前巷后,扯著嗓門吼一聲,歇斯底里到氣盡。那種酣暢,大概只有秦人才能真正領略內蘊。

一聲秦味兒歌詞里,西安的確是可感的。

非要問西安的歌手為啥這么喜歡用陜西話,能說服我的依然是“對這土地愛的深沉”。

街頭吼秦腔的老人

據說陜西有四支方言法寶級樂隊,除黑撒樂隊外,還有馬飛、王建房和玄樂隊。黑撒在第一張專輯《起的比雞還早》中操著濃重的陜西方言,以說唱形式唱屬于陜西人自己的音樂腔調。

之所以選擇用說唱的形式,主唱王大治說“是因為在陜西方言的語調里面沒有拐彎,所以顯得特別抑揚頓挫。比如‘你’,在陜西話里就是第四聲”。

于是,他們在《秦始皇的口音》里自在地發起了陜西話八級考試,宣揚著要把老祖宗秦始皇的口音發揚光大,在《陜西美食》中背誦各種陜西小吃。

師爺級搖滾人鄭鈞雖然在《回到拉薩》里使用過藏族女聲,也在《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里召集過佤族歌隊,但他音樂的根里,若隱若現的還是小時候的秦腔。

除了鄭鈞之外,王建房的《長安夜》等很多作品,更是直接用陜西話來演繹秦式搖滾,頗有一點“吼”出來的味道。詩性的歌詞+侵略性的曲調,竟也毫無違和感。

王建房

秦腔·布魯斯馬飛的《我能Chua》 《長安縣》也能讓聽者捶胸頓足,大呼一聲:這唱滴不奏是額么!

我從玩著黃土長大的同事那里聽到了頓挫頓挫頓挫的陜西話版歌詞,很硬很黃土。秦腔天然就有著和搖滾樂相匹配的基因,不然你捏著喉嚨用越劇唱兩句試試?

聽一座城市時,我們在聽什么?

民謠歌手的世界里,北京、成都、武漢、蘭州這些城市的街頭巷尾花鳥蟲魚都是可入歌的存在。

在成都邂逅一個川妹子,溫熱陰雨的城市在歌里綿遠悠長。歌手們用各種意象為自己也為聽眾營造出一個完美烏托邦。不捧不殺,我聽到的《成都》是簡單真摯,是所有人的成都。

有人說蘭州很像布拉格,人們來到這里就是為了離開,好在別處回憶。低苦艾的《蘭州 蘭州》是出走和回歸,我想這是不是能解釋這個貌似寺廟林立、宗教融合、文化豐盛的地方,也是中國每夜醉的最深的地方。

蘭州

你說蘭州不厚重?它有黃河。你說蘭州不生活,它有牛肉面。你說蘭州沒信仰,它遍地道觀寺廟。但,你聽過“蘭州人的山腳下是蘭州人的黃河”嗎?

“梧桐垃圾灰塵”“雜貨店”這就是生活,在李志的獨白里成為一種時尚,《熱河》里用近乎白描的歌詞,也許更是一種對生活的無奈。

《關于鄭州的回憶》里的愛而不得,要是換做關于蘇州、廣州的回憶它一樣能打動你。

《武漢這些天一直在下雨》看似不經意的口吻,塑造出的卻是一個深情浪漫甚至有些老派的男人形象。迷人的男低音加上間奏的口琴,讓人淪喪在這荷爾蒙里。

武漢

每個城市都有屬于自己的歌,雖然《成都》里的每一句歌詞替換成“廣州”或“深圳”,也絲毫不影響表情達意,不然你哼哼:“和我在咸陽的街頭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燈都熄滅了也不停留”,可任誰都不能把“城門樓子四四方方的灑脫”換給上海深圳的。

從這些城市中,似乎能看到我們自己,而聽完西安一首歌就只是西安。西安人有著天然的可供崇拜和歌頌的東西,每一首都是一次穿越千年的朝圣之旅,鮮衣怒馬千年,不入歌詞枉為古都。

這么看,寫給西安的歌赤裸裸都是“西安之歌”。

不知道你有沒有留意過高校校歌。放眼看都是歌頌校舍之堂皇,設備之宏麗,院系之遍設,學生之眾多,校訓之底蘊深厚,校歌的節奏路數是顯而易見的。

我國的大學似乎都是建在好山好水的地方,歌詞清一色的高貴冷艷不食人間煙火。有興趣的可自行搜索,中山大學、華理、華農、廣州大學、華南師范、廣東財經等珠江系高?!肮渤榻?,長江流域高?!肮渤L江水”,華北高?!肮渤S河水”,滿眼“朝陽”渴望插上“翅膀”。

“西山蒼蒼,東海茫茫。大不自多,海納江河。白云山高,珠江水長。云山蒼蒼,珠水泱泱?!蹦隳軐溥x項中的清華、浙大、中山大學以及華南理工成功配對么,或者根本就是個多選項。

西安交通大學校歌(節選)

西安的歌,也更多是唱給城墻、唱給鐘樓、唱給歷史,除了唱給西安人。

寫句歌詞,別杠……

我們把前文總結出的出現頻率最高的名詞、形容詞、動詞挖出來,分別按照出現的頻次從0到7做個編號,例如名詞詞組:西安、陜西、長安、女娃、古城、一起、城市等;動詞詞組:逛過、相遇、晚安、坐在、珍惜、失眠、不見等;形容詞詞組:長遠、憂傷、寶貴、潑辣、繁華、堅強、溫柔等。

我們隨便寫一串數字,然后按照數位,在名次動詞形容詞里各取一詞看能不能作出一句很西安的歌詞。以本人所在的雁翔路3001號11樓為例,300111對應的相應詞匯分別是:“女娃 珍惜 寶貴 西安 逛過 長遠 相遇”,是不是可以寫出“你從遠方趕來,遇著西安女娃,她是如此寶貴請好好珍惜她”……

誰把三千年的故事說了又說?

文章作者:王同學

原文地址:http://www.95291.site/yanta/1511.html

50首唱西安的歌,都在唱什么?于2018年5月21日發布于西安社保查詢網www.95291.site【問題反饋、網站糾錯或給牛哞哞博客投稿請點這里